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化资讯 > 文化要闻 > 文化事业 > 文化事业

重庆文化吟唱

信息来源:委办公室、宣传处 2018-02-24点击数:

重庆文化,从远古走来,是一代又一代巴渝儿女在登高涉远、负重前行中积淀,在大山上摔打,在大水里浸润,在大阳下烘烤,在大雾间酝酿,在历史的烽火岁月里冶炼锻造所铸就的。她粗犷、雄浑、挺拔,她激情、乐观、豁达,她坚韧、勇为、开放。她与蜀文化,刚柔相济,交相辉映;她与青藏文化、荆楚文化、吴越文化共同构成了长江文明;她是绽放于中华文化大花园里风景别异的绚丽之花!

 

——源远流长的巴渝文化。这是她的根文化,她孕育、生长于巴山渝水,是世代巴渝儿女创造发展的带有浓郁地域性的区域文化。她曾创造独特文字,传下音调平直的独特口音,在以音乐舞蹈传情、吟唱诗歌抒怀上都有令人赞叹的表现和探索,更留下了巴蔓子“刎头护城”、巴人助周武王伐纣“前歌后舞”等悲壮故事,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公而忘私的敬业事迹,巴寡妇清扶贫济国、感动秦皇的巾帼佳话,刘备、张飞、赵云等在白帝城、江州拼搏的千古传奇,卫南宋抗蒙的钓鱼城之战的英勇壮举,以及石刻群散落70余处、造像5万余尊、铭文10万余字的规模宏大、内容丰富、艺术精湛的大足宗教石刻,巫山龙骨坡抬工号子、梁平竹帘、荣昌陶器、铜梁龙舞、秀山花灯等数不尽的文化珍宝,还有那誉满天下的麻辣火锅等。

 

——巍峨壮丽的三峡文化。由瞿塘峡、巫峡和西陵峡组成的长江三峡是世界级河流大峡谷、文化长廊,其融山川峻美、人文厚重于一体,在中国唯一,在全球也罕见。郦道元《水经注》的“三峡”记载曾把三峡的自然风光刻画得淋漓尽致,刘备白帝托孤的悲怆传说和李白“朝辞白帝彩云间”的豪放诗篇更是唱响三峡越千年。其实三峡文化远比他们描写的更博大。“龙骨坡文化”的发现,不仅证明了早在两百多万年前三峡一带就有直立的“巫山人”在生存、发展,而且证明了三峡地区是中国也是亚洲人类的起源地;六千多年前在三峡边出现的“大溪文化”,有力地彰显了新石器时代中国人的文明身影和足迹;在三峡地区孕育出的神秘巫文化,曾是灿烂中华文化的源头;以杜甫的夔州诗、刘禹锡的竹枝词、白居易的忠州诗为代表的状景抒怀的浩瀚三峡诗歌,生动传唱将三峡地区作战场的魏蜀吴三国英雄豪杰斗智斗勇的荡气回肠的三国文化,以及这一地区在历史行进中滋生的纤夫文化、盐文化、水文化、航运文化等等,更是中华文化的精彩之笔。

 

——彪炳千秋的革命文化。在近代、现代,重庆是地地道道的革命前沿阵地,数不清的英雄儿女为改天换地在这里流血牺牲,其革命文化映红云霄。清之末,邹容无畏书写《革命军》,直击专制王朝,首倡建立共和,吹响了辛亥革命的号角;“五四”运动后,中共第一个地方小组在重庆成立、中共第一次大规模武装起义在重庆策划;为中华崛起,邓小平、聂荣臻等一大批革命家背井离乡,从重庆出发去追寻真理,杨闇公等一大批革命志士为崇高信仰在重庆壮烈捐躯;红军诞生后,三大主力曾先后在重庆进行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中央南方局和以江竹筠为代表的红岩英烈,在重庆不屈不挠,书写了一段可歌可泣、渗透鲜血的革命史,形成了属于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华民族宝贵精神财富的红岩精神,成就了重庆革命文化的高峰。重庆还是中国统战文化的重要发源地,形成了中国独具特色的统战文化。在我国现有的八个民主党派中,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建国会、九三学社以及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前身之一的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都在这里诞生,在民族危亡的时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也在这里建立;在重庆诞生的各党派政治民主协商的制度安排,还为新中国奠定了重要的政治基础。

 

——轰轰烈烈的抗战大后方文化。抗日战争时期,重庆一跃成为中国战时首都和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的国际反法西斯战线的远东战区指挥中心,因而成为与美国华盛顿、英国伦敦、苏联莫斯科并列齐名的世界二战名城。为此,不仅国内大量军工、经贸企业及人员迁入重庆,而且一大批教育、科技、文化机构和不甘沉沦的学者、艺术家、文化青年也从四面八方云集重庆,使偏居西部的重庆陡然成为中国大后方的文化中心,一时间文学艺术、戏剧电影、新闻出版等文化业态空前繁荣,形成了轰轰烈烈、耀眼夺目的重庆抗战大后方文化。这不仅提升了重庆的城市品味,更坚实地保存了中华民族的文化火种、延续了中华文化汩汩血脉,使其光艳璀璨绵延至今不衰。

 

——独树一帜的移民文化。重庆是国内罕见的移民之城,在有记载的三千年历史长河中,其大规模的移民潮就有七次之多,诸如先秦时期廪君巴人的移入,秦统一中国后中原民众的迁进,元末明初和明末清初的两次“湖广填四川”引发的人流大迁徙,抗战时期的大规模人口的流入,20世纪60年代“三线建设”带来的大量人员随工厂内迁的涌入,以及当代为国家舍小家的三峡百万大移民等……其移民频率之高、体量之大、类型之丰,叫人惊异。但每一次移民,都带来文化大洗礼、大融合、大提升,都有效推进了区域文明的大进步,更使重庆人变得愈来愈顽强勇为和包容开放。

 

——别有风采的工商文化。重庆人的远祖巴人,是一个以渔盐业为主的部族,千百年来在这块土地上盐的生产、商贸曾相当火热,因护盐夺盐与周边地区的纠纷甚至战争也频频发生,由此工商文化也生根发芽并不断繁荣。宋代以后,重庆长江沿线商埠兴盛,是川东重要的物资集散地;到了近代,重庆成为最早开埠的西部城市,以火柴制造为开端,棉纺、冶金、玻璃、电力、丝纺、采煤等近代工业相继出现,其工商业在四川乃至整个中国西部地区处于领先地位;进入抗战时期,重庆工商业更盛况空前,使该地区成为了整个大后方的经济中心;新中国建立后,重庆成为国家的西部重工业基地,是国家重要的战略大后方,这些都强劲地推动了她的工商文化的发展,成熟了有关的理念理论、制度风俗,同时其又反过来有力影响了当时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丰厚的工商文化积淀,在新时期重庆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中,仍发挥着重要推动作用。她,为重庆文化添上了别样的风采。

 

重庆文化,包含广袤,也细致入微,可说却难以一一道尽,有许多还难以名状。若要深入、享受重庆文化,就请你翻开书写她的浩瀚典籍从中去寻踪她留下的一串串历史足迹,就靠近她的风物遗迹去倾听还在鸣响的历史回声,就置身其山水民间去感受她的魅力景色和不一样的风俗志趣,至少你应去品味《红岩》书写的坚贞,或《红梅赞》唱出的壮怀激烈,或油画《父亲》透出的艰辛沧桑,或沸汤滚滚的红油火锅那爆口的麻辣味道……【编辑:殷强 审核:赵兴举】

Copyright©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重庆市文化委员会版权所有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鸿恩路25号

技术支持:重庆市文化信息中心(重庆市新闻出版物监测中心)

渝ICP备13004333号-2